Ծ ̮ Ծ

还是有很多忌口的,我果然是有节操的人()

占tag抱歉!
是寻文启示嘤

刚刚看了一段tmonger!
看到T从国外回来直奔地牢,挺直脊背大步流星看起来只是外交受挫的国王而不是急性的年轻人
看到王看见erik陷在一堆柔软的布料里
然后erik还在跨王身上说没有你我睡不着

然后就忘记点喜欢了啊啊啊啊啊!!!
写得炒鸡好想看完想告诉太太我的爱!!
找不到了好捉急啊(´;ω;`)!

完蛋 ……想写草原雨季之梦……

记梗

堂弟死了以后陛下的梦里出现了夕阳中的悬崖,
堂弟的灵魂总是在那个梦里。

陛下觉得这是像先祖之境一样的地方,只是因为堂弟成长环境和死前的心态导致他和其他先祖不在一个地方。

一开始陛下就很平常地和堂弟聊聊天啥的,表示你的心愿我在努力达成、瓦坎达会帮助我们在全世界的同胞。

堂弟一直很平静,大概人死了都会这样,什么都会被迫放下。

但是有一天陛下又一次来到这个被夕阳笼罩的梦的时候,堂弟突然说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不能继续幻想我了。

王并不明白堂弟的意思。

堂弟:“以前你想着我得到平静,然后想着我为你的作为高兴。现在我说了这样的话,是因为你明白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你知道我不在这里。我的灵魂如果还存留在哪里,那不会在瓦坎达的断崖上,我的灵魂会在海中,我的灵魂会是自由的。”

“这只是你的幻想,这是一场梦。”

“你让我说这样的话,你的理智也不想再沉湎在这种幻觉里了。而我这幻影还在这里,只是因为你仍然不承认你的理智透过我对你说的话。”

陛下看着堂弟这样说,知道这是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事情。

他希望这只是堂弟恶劣的玩笑,但又无法不去想堂弟的灵魂的确没什么理由留在这个死亡时的断崖上,毕竟他死前渴望的是自由,他没有把瓦坎达或者任何地方当做家。

他不能确定那到底是他的堂弟在捉弄他,还是他的理智在通过梦境提醒他。

他无法再像以前一样对erik说话了,说着说着就会陷入这到底是可悲的幻觉,还是一个不想面对他的兄弟,然后就会停顿,看着erik陷入沉默。

他梦见那片夕阳的频率的确降低了。

他在无梦的夜里感到寒冷。

【陛下不在的时候】

王叔的公寓

所有灯都亮着,暖黄色的光充满房间,窗外是瓦坎达先祖们的领地,紫色的霞彩布满天空。

“我就是有点烦他老来找我,他一来我就被拽到那个悬崖——嗷!爸我错了我这不是想多陪陪你、……”

(:3_ヽ)_
一开始是个虐陛下的哲学脑洞
“你怎么证明只有你能感知的人不是幻觉”这种

后来果然还是决定拗回甜向

王叔从先祖们那里串门听说好侄子心情低落而先前只是和自家崽说过话之后。
从儿子处了解了具体情况并严肃地表示希望儿子做个好魂。

之后就是erik主动找陛下了_(:з」∠)_

每次看见堂兄欣喜之后怅然若失的样子就会产生非常不妙的负罪感。
但是直接说“之前那都是骗你的瞎话”,陛下又会觉得是自己的理智也放弃挣扎无可救药了。

【划掉】最后当然是一场草原雨季之梦,彻底惊到陛下的同时,也让陛下明白自己绝对没有这种无耻的幻想,这绝对是内置美国佬下流插件的erik本魂。【划掉】

最后当然是堂弟用一个除了自己没人知道的秘密,证明了自己是本魂。

你那美妙的痛苦

红头罩与法外者中可爱的片段ヽ(〃∀〃)ノ

p1桶:“你是想跟我约会吗?”

     想啊想啊超想的!

p2阿尔:“窝在*嗯嗯清嗓子*阻止你。”
    
     口音会传染的吗怎么这么可爱的(*/ω\*)

p3,阿尔:“这次你去拖住异魔。”
      桶:“……”哇我撑不过三秒的好吧……
      阿尔:“开玩笑的。”

p4,“帕帕飞——”

比扎罗是特别特别可爱的大可爱!!!

p5,人肉发热桶,而旁边桶的对话框已经结冰凌子了

【雁俏】一个看不出来的双向暗恋


【写在前面】

1,雁俏关系已经比较好的设定。
   修儒已经长成好小伙子的设定。

2,羽国的女孩子追求爱情比较主动的设定(追求对象并不是雁俏里的任何一位)。

3,羽国往事捏造。
   一个并不全知的策天凤捏造。

4,拒绝野生动物制品,共同守护绿色家园。——羽国野生动物保护总局监制。







有任何不适请及时退出 |・ω・`)









俏如来和修儒来到羽国,受时任国主款待住在宫中多时。一日修儒外出回来,手里拿了一支羽毛,对俏如来说是之前一位他给看过病的女官送给他的,却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姑娘也没说明转头就走了。

俏如来取过那支羽毛,细小的飞羽黑白间色。他也不知道这是否是有人碍于形势借修儒来传递情报,或者这其中又是在影射一段羽国不为人知的过去。很不放心地把羽毛搁在桌边,俏如来继续思索来到羽国后各方势力的动向。

入夜,雁王来到俏如来房里。两人例行地暗流涌动挑衅讥嘲互打机锋,在进行了充分的情报交换与意见交流之后,雁王瞟见桌上的羽毛,眉峰一挑,没头没尾来了一句看来师弟有与师尊当年的迹遇。

俏如来莫名,看见他伸手拈起那支雀羽,就说明是一位女官所赠,自己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上官鸿信看他确实懵懂,解释说这是点水雀的羽毛。

“点水雀从不单飞,忧难来时必然互相唤引顾看。羽国之民以为有情,常把它作相伴不离的比喻,赠你羽毛是表达爱慕,愿与共历患难之意。”

看俏如来一时没有反应,就又顺嘴说:

“当年师尊也是这样,收了雀羽还不明所以。”

策天凤初到羽国时风华正茂,姿容俊秀,濯如春柳。雁地百姓又看他是素有贤名的皇子认回的老师,也就很有好感。偶尔走在路上,老妪送果、少女投花,饶是月余之后策天凤多少习惯了这样的热情,在一个姑娘塞给他一支羽毛捂脸跑走之后也着实懵了一瞬。

上官鸿信就带着妹妹在一旁捂着嘴偷笑。

俏如来看雁王眼底一片笑意,不由想是不是他曾将一支雀羽放在不明其意味师尊手里,而策天凤仅仅是拿着它片刻就叫上官鸿信这样满足。

那一边雁王也瞧着师弟。俏如来听了雀羽意义之后就像是神思有些发散,现在更是带了忧愁,以为俏如来是真对送羽毛的姑娘动了情。

莫名地谈兴大减。上官鸿信放下雀羽,回身推开房门走了,皇宫大内来去无阻。

房间里,俏如来无言地看看桌上的羽毛,决定早睡早起,明天告诉修儒他收了什么样的大礼。




——————————————————————————

点水雀就是鹡鸰www,无视地理问题强行出场。

唯一的人生赢家就是收到妹子表白的修儒小哥。

我光是看见
【致这个世界】这几个字
就感觉到巨大的悸动在胸口和骨髓里流窜

一个人能对世界说什么呢
不论说什么
都是用尽全力在呼喊
都是哭干眼泪在泣诉
都是穷竭笑容在传达

喜欢列表俨然一部爬墙史……

糟糕了
太喜欢了以至于不敢说你的名字
捂在心口 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喜欢你

我的爱是对你的一种诋毁
我并不配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