Ծ ̮ Ծ 叫我菇就好啦

最近入了TF坑,四下里摸索世界观ing
红头罩相关翻译假期继续_(:з」∠)_
被我的刷屏烦到的话取关就好_(:з」∠)_

越看越想让小诸葛孤独一生←?

这人孤独一生比较有趣

没有落脚点的爱真是太动人了


当然想看他被人拆的心情是不会减少的←

这么深情地爱而不得也太可怜可爱了

想亲他的心情和想看他难过一样多(


可怜可爱

可怜可爱♡


#一个变态的自白#

#好的我假期又有事做了#

#ao3扫文模式on#


我是真的爱天才的行事和正常人不一样这种点。


每个人都为爱人的死痛苦,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难以接受。


普通人:难以接受→无法自已的【如果当时】→接受现实→失去的哀痛


天才:难以接受→无法自已的【如果当时】→莽到去改变过去→向着“不可能”迎头而上→成功跨越时间却仍然无法救回所爱→接受现实→失去的哀痛


用了无尽的时间去接受现实,在无尽的时间之后才终于真实地体会到“对方已经死去、一切无以挽回”,在无尽的时间后才被世界裹挟着体会到普通人的无力与哀恸。


所以这里发条给迷你打电话()是想和盾子睡一个冬眠舱咯……?

被糖砸.jpg

好好好甜甜甜继续继续我还能再吃——

关于诸夸诸he的可能性研(xia)究(xiang)

小诸葛太虐了
虐的我在元旦的夜晚从零点品刀品到三点

这是一个玩具公司该有的风气和态度吗!你们卖玩具的心都黑!

和鱼太太的日常脑洞bb

老黑真的很糖爹啊真的很导师气质

而且一个弑父的人想当一个恋父的小孩的爸也太甜了吧!

我此生嗑过黑桶已然无憾勒!

【fatima】梅加耶拉

对我来说梅加耶拉的存在感真的超强,每次看到都第一时间被迷住。

难道这就是是芙罗瑞斯的力量www

图一是塑胶装的梅加耶拉

2,3是梅加耶拉小时候,温柔活泼的小朋友哇

4是自己的发布会时对大总统先生的见面行礼

5拉克西丝和克洛索的发布会时出现的姐姐梅加耶拉,充满知性和温柔的感觉

6是茵塔希提将死时在新式驾驶舱里的梅加耶拉

7最终战,出现在王宫里的梅加耶拉,出言救了大总统的后代。这个小伙子真的和大总统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啊 |・ω・`)

总而言之就是超美超动人,爱了

看我坠落 2 (1/2)watch me fall【jaytim】【未授权翻译】

Watch Me Fall看我坠落

原作:Nanimok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64376/chapters/32898690

Summary:

在一次令Tim头晕目眩的遭遇之后,他开始疑问成为英雄意味着什么,为了保护哥谭的人民又需要付出什么。

渐渐地,Tim更理解Jason了。

【译者的叭叭:

总的来说,小红鸟、芭姐和桶一起搞死了小丑:)

 

 

Chapter Text

老实说,他的伤势比他想象的程度轻上不少。

脖子上扣着一个坚硬的支架——这是他醒来后意识到的第一件事物。然后是他的左边的胳膊和腿都裹着石膏被吊起来,还有他鼓胀、疼痛、浮肿的脸。Tim打赌现在他的脸一片青黄交织。

这有点道理,因为他记得当小丑开始折磨他时,他右侧身体贴地蜷缩着。他知道自己的肺有受损,某根肋骨也断了,但他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对抗止痛药带来的麻木感,去完整地发觉每一处伤口。

直到他看见 Alfred在床边摆弄花瓶,所有紧张感才从他身上流逝。 Alfred就是家。 Alfred是照料宽慰。Alfred疲惫的脸露出笑容,看见这一幕让Tim产生那么多的爱和解脱,这情绪的洪流冲刷着他——Tim终于安全了。

在他昏昏沉沉的时候,朋友家人们都来看望他,没有人告诉他Damian的情况——如果Damian现在还没有亲自来看Tim,那他的情况一定很糟糕。Tim意识到他们想保护自己,但这种下意识的行为并不必要。他最终还是会发现的。

所以Tim叫Jason过来,这样Tim就可以盘问他了。

Jason刚从窗户里跨进来,Tim就问:“Damian怎么样了?”

Jason脱下头罩,挑眉。“你不是应该休息吗?”

“我就是在休息,”Tim说。“看看我在床上待得多好*。过去的一小时里我一寸都没动。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in-bed:在床里。一般指“睡得很香”,此处双关

“短信轰丨炸我不是休息。”

“我的拇指需要锻炼。”

Jason坐进床边的椅子里,叹了口气:“Tim。”

“Jason。”

Jason心知肚明地瞪了他一眼。

“拜托,Jason。”Tim恳求。“Babs避开我的眼睛。 Alfred回避了我所有的问题。每次Dick的收好表情假装一切都好之前看起来都像快要哭出来了。Bruce只在我睡着的时候来看我。每个人对待我时都好像我随时会崩溃一样,但就是没有人告诉我Damian的情况。”Tim握紧拳头,直到指甲刺进皮肤,他甚至想把它撕开。“这太让人沮丧了。Jason,你不是那种会留有余地的人。特别是对我。我现在就需要这个。我需要你告诉我Damian怎么样了。Damian能好起来吗?”

内心纠结几次,Jason的肩膀挫败地放松下来。“他们不知道,Tim。”

他吞咽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让他处在昏迷状态,希望这样他脑部的血肿会减轻。”Jason犹豫地开口。“没人能保证这样做他就能醒过来。”

“哦,”Tim说,像玻璃一样满地破碎。“是我的错。”

“不,不是,”Jason说。“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让你放心。他们知道你的负罪情结有多强烈。”

“是我决定行动的,Jason,”Tim说着,闭上了眼睛。“是我下了进入的行动指令——也许,如果我当时——”

“没人能预见到未来,Tim。”Jason说。“唯一有罪的是小丑。别抢他的活儿,因为如果你这么做了,那么从逻辑上讲,埃塞俄比亚发生的事情就是我的错。”

Tim瑟缩了,“基督啊。”

Jason笑着,“差不多。但是我的名字是Jason。”

一阵颤抖的笑声从Tim的身体里溜出来,他不得不服输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的判断模糊而狭隘。他一度认为Jason是个害死了自己的“坏罗宾”。Tim错了,当然错了。和Jason一起合作的两年让他明白了这一点。他错了,他为此感到羞愧,因为Jason的死从来都不是他的错。

“你这招很卑鄙。”Tim对Jason说。

“我‘不是那种会留有余地的人’,Timbo。”Jason说。他先前探身,打开Tim紧握着的手。“我们都经历过你现在的处境。在负罪感的重压下很容易忽视真正的罪魁祸首,但是你不能失去目标。这是小丑的错。是他谋划着要伤害你、伤害Damian,使他陷入昏迷。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Tim。”

“我……”Tim忍着没再把手蜷起来。相反,他的注意力集中到Jason的手的坚实的重量上。

Jason是对的。显然的、百分之百的正确,但是情感永远不受逻辑控制。

如果Damian没能活下来,Tim觉得他永远不会被宽恕自己的罪行。

然后他想到了Bruce。每当他看到任何一只蝙蝠,他就会想起Bruce,想起他眼中的愧疚,想到它是如何在这个家庭中造成了比任何恶棍所能做到的都要大的分裂。

Tim必须一试。

他对Jason小小的笑了一下,“你很擅长这个。”

“我对被小丑痛揍有些了解,”Jason说。“我知道他实际上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喜剧演员,这让我小肚鸡肠的那个部分开心起来。”

“他的笑话绝对是最糟的,”Tim咕哝着。“他还觉得它们真的很有趣,他绝对疯得可以。疯得比他打我的那根球棒还严重*。”

(bat-shit crazy:疯得可以。Battier:蝙蝠般的、疯狂的。 Bat:蝙蝠、球棒。双关:比bat还battier。

Jason皱着眉表情怪异。

哎呀。

“太过了?”Tim问。

Jason拍拍他的手。“这么说吧,我终于从我所有那些死亡笑话里获得了解脱。”

 

 

 

一旦他休息充分、止痛剂的用量减少到他清醒的时间比意识模糊的时间长,Tim就想要他的平板电脑。

Alfred犹豫着要不要把平板递给他,Barbara犹豫着要不要让他接触数据,但最后两人都让步了。这样的庇护不能带给他什么好处。

Tim认为也许他还不应该把自己逼这么紧,但他对自己的恢复速度感到不耐烦了。他以前接受过很多创伤治疗;他知道他的情况。他知道应该期望什么。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任务中受重伤了。

他只需要一只手来操作触屏。

让他有点惊讶的是,他对平板电脑上的照片感觉非常的脱节。

地面上有血,相当多。他知道这主要是他和Damian的,但这一认知缺乏实感。这些照片缺少实感。Tim更同情Bruce和Jason,他们闯入了这样一个恐怖深刻的场景,这肯定会在他们之间激起一些不愉快的情绪。

有一段视频是从他的面具里调出的,还有一段是从Damian的面具里调出的。他的手指悬在上面。

Tim向下滚动。

这里有小丑购入Ace化学品和他之后被关到阿卡姆的细节。事实证明,Tim和Damian发现的两个人是小丑的走狗。他们已被送入哥谭医院,目前正在从接触毒素的负面影响中恢复。

Tim和Damian被关押的那座仓库属于一个未婚男子,他两个月前被登记失踪。Tim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就能把事情弄清楚,当他查看的时候,Tim发现自己是对的。蝙蝠侠已经修改了报告,这个人被宣布死亡。

那录音机和它背后的男孩呢?

目前,音频还在处理中,分析结果与蝙蝠侠的档案中失踪人口数据库的多段录音进行比对。

目前还没有匹配到。

所以Bruce认为那个男孩也死了。如果不是这样想,他就不会用失踪人口数据库来缩小搜索范围。当平民遭遇到小丑,他们很少能在没有干预的情况下活着讲述遭遇。死亡的情况比任何人期盼的情形都常见。

 有些人没有被从这个数据库记录。那些即是失踪也不会有任何人在意的人。在蝙蝠侠和神谕的重重监控和记录之下,仍然有人被漏掉。

在这个空荡的白色房间里,他没有别的事情可做,有一个问题就像空旷的教堂里的歌声一样回响。

到底有多少人像录音里的那个男孩一样,从他们的指缝里漏出来,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当搜索结果毫无结果时,Tim知道与小丑的对质还没有录入。

他的手指轻敲着平板电脑的边缘,打开案件报告页,每一分钟刷新一次,直到Bruce的视频上传。

“你从哪里弄来的带子?”

Bruce将怒火伪装成冷漠,Tim知道Bruce只是为了掩饰他真正的愤怒。这超出了小丑的想象。

小丑大笑着,显然非常高兴。通常当Bruce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他身上时他就会这样。即使穿着拘束衣,他的动作也变得夸张了,他的声音音调变得尖细。

Tim的胃在翻腾,他的手指扣紧了平板电脑。

“跳过寒暄直奔正事,蝙蝠?”小丑问。“哈哈!这可不好玩儿。你那些崽子们怎么样了?还有气儿吗?”

小丑的笑声因为Bruce抓住他的头砸向桌子而中断了。他的头在桌面上撞得弹起,然后被Bruce攥着头发摁下去。

真遗憾他的脖子没断,Tim想。

小丑咳嗽着,“哦,这真粗鲁。”

Bruce咆哮,“别再装傻。你从哪里弄来的带子?你录的那个男孩发生了什么?”

“你喜欢吗?我就知道你喜欢,”小丑回答。“我自己做的。你知道人们说的,如果想把事情做好,你就得自——”

Bruce猛地把小丑的头摔到桌子上。“继续。那个男孩,小丑。”

“你为什么如此沉迷于过去?我就更喜欢专注于当下。”小丑喘着气,“再说了,我不告诉你你又能怎么做呢蝙蝠?杀了我?”

Bruce没有回答。

小丑高兴得咯咯直笑。“永远不会改变。你是个经典,独一无二。”

Bruce往门口走去,“我没时间跟你耗。”

“啊,好吧。”小丑缓过来了,他抽抽鼻子。“别这么扫兴,蝙蝠。我在街上找到他的。”

“名字?”

“不知道,不在乎。他尖叫的声音够大而已。”

Tim能看到Bruce的手指抽动。

“你在哪里找到他的?”Bruce问道。“再具体些。”

小丑砰地趴到桌子上,他的咕哝声被桌面减弱了。“不记得在哪儿了——别那样瞪着我!我老了,好吗?我托了点儿关系,”他说。“但不记得找的谁了。那么多张脸,全都不一样——”

“你对他做了什么?”

“我是小丑,又不是记忆者。”小丑突然窃笑。“我是个大忙人,蝙蝠。我没时间写日记,也没有时间像你和你的孩子这几天那样‘做记录’,那简直、顺便问一下,你那个中间的孩子怎么样了?你不觉得他留一头绿色头发会非常妙吗?”

Bruce抬手痛击了小丑的脸。Tim点了暂停,压下自己的愤怒和厌恶。他看了看视频剩下的长度,发现只差两秒就结束了。

一无所获。只审问出小丑是在街上发现了那个男孩。

没有名字,没有细节,没有确切的地点,也没有他遭受的命运。

Tim强忍着没把平板掷到墙上。

 

 

 

当Tim被宣布已经恢复健康,他在 Alfred的严格监督下搬回了庄园的旧卧室。尽管Dick很想留下来,但他已经把所有的休假都用完了,而布鲁海文需要他们的英雄回来。

这对大家都好。

人们总是非议Jason的脾气,但他们没有意识到Dick的脾气一样糟。Dick和他的坏情绪之间是一种有害的关系,一种原始的、骇人的狂怒,他事后总是后悔。

Dick一直是Damian最亲近的人,所以Bruce和他之间的关系肯定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冷淡。每当小丑涉及到他们的家族事物时就会这样。

“你想谈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别犹豫。” Dick对他说,“天都知道Bruce不会。Jay像往常一样回避我,但他也一样。”

Dick俯身,小心翼翼地——哦,那么小心——把Tim搂进怀里,拥抱他,让19岁的Tim感到温暖和安全,像是13岁时一样。

Dick竭尽全力让他们团结在一起。他总是那么努力地想做一个没能为Jason成为的兄长。有时他的做法很异端,甚至有时有些不受欢迎,但现在Tim沉浸在他的拥抱中,心里满是崇敬。

“我会的。”Tim埋在Dick的锁骨处喃喃着,“如果有什么事我会打电话给你。”

 

 

 

Dick离开了,Damian仍然昏迷不醒。

据公众所知,由于一起摩托艇事故,TimDrake已经无限期离开Wayne企业休养,Damian Wayne也已经因相同的缘由退学。

诱导型昏迷持续数天以上的情况极其罕见。但话说回来,他们家的一切都在极其罕见的边缘徘徊。

这些认识让每个人的笑容都隐含不安。

然而,生活还在继续。

也许是新的被小丑残忍折磨的经历造就了这种团结,但Jason顺道走进Tim的卧室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他进出的频率显露出Jason的睡眠状况几乎和他一样糟糕。其中一次看望时,Jason终于找到了Tim最珍贵的东西。

Jason吹了声口哨。他翻开Tim的相册。

“不错。非常不错。”Jason说。“我在说什么?我不能做这种要命的不公正评判;这些照片比我现在能拍的都好。你几岁拍的来着?”

今天是糟糕的一天。雨水的某种作用使他的四肢比往常疼痛十倍,而他的头脑无情地将Damian的怒视和天气联系在一起。他的每一次肌肉抽动都让他回到仓库里的那一晚。

Tim真的不想面对这些。

他在Jason出现之前用了药效更强的止痛剂。现在他的身体麻木,像是飘在云端。他靠在枕头上,Jason轻快的语调把漂浮在自己脑海中某处的Tim拉了出来。

“Tim?”

“嗯?”Tim抬起一只沉重的眼皮,瞟了一眼相册。“Dick的那张照片?这本相册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我当时十岁。”

在那张照片里,Dick在空中飞翔,双臂张开,两腿并拢,脸上的微笑使整张照片鲜活起来。一张静止的照片将了Dick对杂技的热情显而易见地展现。这张绝对是Tim的最爱之一。

Jason哼了一声,“跟踪狂。”

Tim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药物的作用,但Jason听起来几乎是很愉快。除此之外,他的心情明亮了一百万倍,胸腔的重负轻了一千磅。赞美他的摄影总是让他容光焕发。

“不过我得承认,”Jason一边翻看一边说,“Dick、Bruce,然后Dick、然后Bruce——你没拍我小时候的照片,这有点冒犯我了。”

“我有拍你的照片。”

“你拍了?”

“对。”Tim点头。“只是放在那本独属你的相册里。”

“独属我的相册,哈。” Jason脸上露出巨大的笑容。 “完全没有Brucie和Dickiebird ?”

“只有一点儿他们。但大多数时候都只有你。”Tim没来得及控制住自己的舌头,他脱口而出:“你是我的最爱,你知道吧?”

如果Tim不是忙着对抗睡意,他就会看到Jason被惊得眉毛倒竖的样子。事实上,Tim正忙于在脑子里回放刚才的对话,因为他的理解力刚刚跟丢了他的嘴。

Tim抬起一只手来抹了把脸。“啊,抱歉。我忘了那听起来有多恐怖。有个小孩跟在后面到处拍你的照片。我撤销,听着超吓人,因为它的确很吓人。再次抱歉。我有点多嘴了,都是药剂害的。”

Jason眨眨眼,从震惊中回神。“我是你的最爱?”他又说起这个。

“你曾是(were)——你是(are)我最喜欢的罗宾。天知道Damian、”他的声音有点颤抖,“——Damian让这个选择变得多艰难。”

Tim试图玩笑,但笑得实在是太牵强、太微弱了。很明显Jason注意到了这一点,因为他转回了他们之前的话题。

“真的?”Jason惊奇地问。“好吧,Tim,这真是骚到我的痒处了。”

Tim突然笑出声,“我还以为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这么说呢,Jay。我都不知道你今年已经60岁了。”

“已经有白发了。”Jason朝他的额发弹了弹手指。“你选了我而不是Dickiebird,真让我高兴。”

“我自己也很惊讶。尤其Dick穿着制服比我们所有人都要好看,包括Steph。”

“不公平, Dickiebird穿着土豆麻袋都会好看。这是我的那本相册吗?”Jason拿起一本特别厚的册子。“好他妈重。”

Tim有点尴尬,点了点头,比划了一下示意Jason可以翻看。他从不给相册的封面贴标签,部分原因是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它时对里面的内容感到好奇。

老实说,他从来没有打算让任何不是自己的人看他的照片。在正常情况下,他不会把它给Jason看,但现在他脑袋轻飘飘的,心满意足。他内心的一小部分渴望他的照片得到认可。尤其是Jason,对他影响最大的罗宾的认可。

Tim非常喜欢Jason脸上的敬畏。这人他想笑。每一张照片都是源于小Tim对Jason的钦佩赞赏,现在Jason也开始赞赏这些照片了,这很合他的心意。

他们陷入一片寂静,周围只有翻动相册的沙沙声。

“有觉得还好的吗?”Tim问。

“还好?这些照片让人惊叹!”Jason捏着册页的一角。“我只能——wow,Tim。Wow。我只是从来没有想过,我小的时候,所有人看着我都只能看见一只脏兮兮的兜帽老鼠*,在学校或者泰坦的时候我也没什么朋友,你知道的?除了 Alfred,当然不包括他。”

(hood-rat:街头堕落的人

“当然,”Tim同意, Alfred永远不会把Bruce的任何一个孩子看得一文不值。“你和泰坦们相处得不好?Dick呢?”

Jason耸了耸肩。“当时Dick太忙了,没时间看我,”他说。“他仍然很生Bruce的气。我也从来没有和泰坦们相处得多好。所以在Roy和 Kori之前,我都没有什么朋友。”

“哦。”说实话,Tim的心都碎了。“那真、呃,让人难过。”

Jason从来没对他说过多少自己的过去,但一定是他因为那些照片产生的快乐让变得健谈起来。Tim有些窘迫,药物的剂量再高也没法压下这个。

没有朋友的童年和义警事业。Tim无法想象没有Kon、Bart、Steph和Cass的年轻岁月,是他们支撑着他。

那对Jason来说一定很孤独。

Tim希望自己不要这么怯懦。如果他以前有勇气靠近Jason会怎样?他会像现在的自己这样融入家庭吗?如果Jason有Tim陪伴,他还会像那样孤独吗?

“说实话,我已经挺过来了。”Jason说。“我以前经常和这个滴水兽雕像说话,但上次我去看的时候它被炸成碎片了——我以前看起来总是这么不爽吗?”

Jason拿起相册,看着他的一张照片笑,照片里的人比现在矮多了,他交叉着胳膊,绷紧了下巴。这张照片是越过Bruce的肩膀拍摄的,拍摄地点很远,所以照片中只有一角Bruce披风的背面。

他当时脸颊圆圆的——能在一张可爱得花栗鼠宝宝一样的脸上倾注如此多的叛逆可绝对是一种天赋。

“对,你当时是。现在也还一样。”Tim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你总是准备着战斗。你似乎总是准备着迎战整个世界,对应该愤怒以对的人愤怒,然后对应该友善对待的人友善。Dick是那个罗宾(the Robin)。我崇拜他——但你让我觉得罗宾更加真实。”

Tim记得拍过那张照片。他记得自己的心高涨了三倍,当时他看着罗宾扶着一个比他高大两倍的流浪汉走进一个避难所,那个人抽搐着咳嗽。那天也是雨天,和今天一样。Jason又回去看望那个人,直到那个男人听着Jason的自夸故事大笑起来,Jason基本上是用他的方式迷住了其余所有人——更不用说Tim了。

“天,Tim,”Jason说。“那天差不多是暴风雨。你父母不担心你吗?”

“不重要,他们当时不在家”。Tim忍下一个哈欠。“总是在国外出差。并不是说我的童年很糟糕,不。一点都不。只是他们雇的保姆从来没有在我上床之后检查过我的卧室,所以我只需要拿着相机溜了出去就行了。这样打发时间比一直盯着墙要好得多。”

Jason挑眉。“你没朋友吗?”

“没有朋友。”Tim靠在身后的枕头上。“我当时是一个相当不起眼的孩子,只有我自己和我的相机。”

“当然还有我。”

“当然还有你。”

Tim像模像样地对着他做了个按快门的动作,Jason大笑起来。

Jason歪着脑袋思考的样子告诉Tim,他应该坐得更直,更专注于他,但是Tim却在清醒和昏睡的边缘摇摆,柔软的枕头为他提供了缓冲。他满足地听着雨声,让Jason随意翻看那本相册。

“真遗憾。”

“遗憾什么?”Tim问。

“遗憾我们小时候没有见面。我们本可以跳过所有的战斗还有池子带来的狂暴,直接跳到我们现在的状态——看照片和玩象棋。但你不是在床上养伤。”

 从他童年偶像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他的心几乎激荡飞扬起来。不论Jason刚回到哥谭时他们的关系是多么的紧张。

压制住快要冲破胸口的心跳,Tim对Jason露出个小小的笑容,不微弱,也不牵强。

Jason回以微笑。

他肯定要习惯Jason这样对他笑了。

“真遗憾,的确。”Tim说。

 

 

 

“这一步走得有趣,”Tim说。“非常有趣的一步。可惜,我还是能碾压你。”

“闭嘴。轮你走了。”Jason看了眼面前的棋盘,然后瞪他。“我从来没想过你会说垃圾话。Tim,这可不像样。”

“输家才说这种话,Jason。再有三步就要失去你的皇后的那种输家。”Tim说。“谁需要在获胜的时候像样?”

“天,你是个刻薄的棋手,”Jason低声咕哝着。“所有的力量都进了你的脑袋。”

“再一次,那是输家在失败之前说的话。”

“走棋,Drake。在我替你走一步之前。”

他们正在用通过户外弈棋来庆祝Tim的腿拆除石膏,已经过了好几个星期的常规休息、疗养和治疗了。Dick和Barbara一直在他身边转来转去,Steph和Cass也经常从香港给他发消息。Kon和Bart每周至少来看望两次,并且Tim基本每天都给他们发信息。

然而,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Jason一起的度过,只要Jason没在工作。

作为突袭了Tim的私人图书室的交换,Jason带来了他最喜欢的电影和书籍。Tim欢迎明亮的红色和固执的咆哮侵入到他每一天的安静声响里来。有时他们只是读书,腿上摊着本书待在Damian的病房里,即使独自一人,他也没有觉得孤独。

Roy 和Kori有一次顺道来看他,Jason带他们来的。Tim几乎被Kori那压倒性的——呃——拥抱给窒息了,而Roy在旁边偷笑。这挺有趣,Tim很久没被拥抱了。

Tim了解到了很多Jason的新方面。他那蹩脚的笑话,像背歌词一样轻松地背诵经典书籍中的诗行,他对神奇女侠不灭的崇敬,以及他心的可塑性,这些都为Tim提供了全新的视角。Jason的棋艺正在急速地提高,Tim发现他们的对弈比以前更具挑战性了。

Jason移动一个卒。“我的线人没有一个找到你的男孩儿的任何消息。”

当然,Tim强烈期盼着新消息。

Tim拿起象,准备屠杀Jason的骑士。“他们找到仓库主人的尸体了吗?”他问。

“找到了。”Jason皱眉。“他脸上带着笑,体内有小丑的毒素。”

Tim松开棋子,他握紧拳,突然失去了下棋的兴趣。

Jason叹了口气,准备让Tim松开拳头。

“Tim。”他尝试着。

“在我们的保护下又有一个人死了——我一直都是这么一个该死的失败者吗,Jason?”Tim问。“没有策略、没有预警能应对他的——他的疯狂。如果我们可以这么称呼的话。小丑不是任何医生可以诊断的。有多少人死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而我们却一无所知?”

“Tim,别他妈这么对自己。”Jason说。“我们不是无所不知的。每天都有人死于我们没能注意到的罪行。我们阻止不了,我们只能希望着控制它。”

他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笑。“那是你刚回来时对Bruce说的话。”

“我仍然这么想。”Jason把拇指搭在Tim的掌心。

抚慰着他。Tim松开了手。

“有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我还没有往小丑的脑袋里射颗子弹,”Jason开始说。“也许是为了我自己,见鬼,也许这是另一种回避的方式,我是为了自己头脑的平静这样做。我有时是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杀了他是不是更好,比起不再以拯救他人的名义让更多的血液沾染我的手。”

他拇指上的茧给了Tim一个关注点。而不必集中于这种突然出现的,不断积压、沸腾翻滚的痛苦。

“不,我也奇怪,”Tim说。“介于我们的行动受到严格地控制、还有Bruce对我们的训练——觉得每个参与我们任务的人都毫发无伤地逃脱太天真了。我一直在想我给别人造成的伤害中有多少最终致命?这让我奇怪为什么我试图弄脏自己的手去拯救生命。”

“因为必须有人去做,而你他妈的太好了,以至于无法这样做,”Jason说。“有点儿像Diana。”

Tim翻翻眼睛。“我知道,Jay。你超爱Diana。她迷人、智慧、美丽,你愿意为她而死。你愿意为了投生在她的故乡而再死一次,然后在亚马逊人手下接受训练,直到你能徒手翻过一辆坦克——”

“我说的那些话,”Jason打断他,“我是指你不需要借由一场悲剧来决定你想帮助别人。我想如果能有多一些人有这样的想法,世界会变得更好的。”

心脏狂跳,有点脸红,Tim移开目光。他咳了一声。“我也可以这么说你。”Tim指出。

“见鬼的不,”Jason说。“我的童年是一出缓慢演绎的悲剧。”

Tim的脸皱起来。“啊——对。是的。抱歉。”

 “我运气好离开了,”Jason说着,移开他的骑士。“我很幸运Bruce给了我离开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容易就走出街头生活。”

那是一场悲剧,Tim想,因为每当哥谭成为蝙蝠侠和他的敌人们的竞技场时,总有一些人无法逃脱。

这又让他想起了小丑,还有那个他们毫无线索的男孩。

Jason紧紧握了握他的手,然后放开。“我们的对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他问道。“我们出来不是为了庆祝你的恢复吗?”

Tim叹了口气。“对,我们是。想去看电影吗?”

骑士!tim / fatima!jason 五星物语AU

狗脑洞设定,世界观类似永野老贼《五星物语》,细节有魔改。

闪鸟提及,法外友情提及,cp是timjay

【大前提】

1,哥谭是一颗殖民行星,英雄和反派们都设定为骑士血统。

2,骑士是一种血统,长话短说就是上一世代的超人类的血缘后代,身体机能超强的一类人。fatima不会选择非骑士的人。

3,fatima。生物电脑,有人形和非人形之分。不具人权的人造生物,唯一被法律认可的“权力”就是选择自己的骑士,但这也只是因为fatima在和喜欢的骑士一起驾驶MH时机能最稳定,发挥最好。

fatima头部有“水晶”,用于驾驶MH时的数据交流和选定骑士后的绑定。需要骑士将手指放在水晶表面,同时说“你是我的同伴。”但fatima不愿意的话单做出这个行为是没有意义的。

fatima的寿命很长,因为基因的关系甚至不会变老。最初的fatima茵塔希提直到自然死亡都还很美丽。

4,MH。电气骑士,大概想象成一种萝卜吧,是生物。外部加装外层装甲和武器等等,寿命很长,长到会和fatima一起成为后世代的人类口中“巨人和精灵”传说的程度。

嗯——没有其他前提了。

【设定】

Bruce对外是因为幼年惨剧而一生没有驾驶过MH的骑士世家家主,家族旗下有MH工厂和fatima工厂。实际上是星团最强MH蝙蝠的骑士,早年使用无形态fatima,后来收养了Dick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让Dick当蝙蝠的fatima。

Dick是有名的制作者夫妇制作的fatima,小时候一直当亲儿子在养,后来夫妇二人在一次旅行到哥谭时被人阴谋杀害,Dick被b收养,对外是被世家收养的普通骑士身份。从小就不觉得b是自己的master,把b当爹在相处。在庄园进行测试被b发现是个芙罗瑞斯苗子,长大了确实功能强大姿容优美。在少年骑士的团体泰坦里认识了闪家的小伙子,后面因为一些契机而坦诚身份做了对方的fatima。

jason是一次反派搞事wayne旗下的fatima工厂被毁之后幸存的s型fatima,身体已经可以脱离培养仓但是还没有上水晶。流落在街上莫名地和流浪儿童们混到一起,因为fatima体质的问题不能穿普通的衣物,索性fatima不怎么怕冷也就凑合过了。被捡到的时候身上披着富人家扔掉的破烂丝制窗帘在偷b车里的东西,一眼就被看出是个fatima于是捡了回去。

jay对外就是土豪给自己的骑士养子挑的fatima。战斗能力和耐久性数值是a+,其他方面是b。后来被小丑抓住死亡,又不明原因复活。被立场混乱中立的刺客联盟捡走泡了神奇水池,恢复后身体开始像人类生长,看起来变得像个骑士。在大种姓当骑士一样受训之后,五项数值除了精神稳定性都有提高。

jason后来捡到了箭家的逃家落魄小伙roy。对方本来以为jay是同样无处可去的小伙伴,就一起流浪到处打击野生骑士犯罪做好事不留名。在一次被搅和进MH混战时roy正哀叹虽然能偷台MH但是根本么得fatima,怕是要和小伙伴一起归天,结果小伙伴突然往头上咔哒扣了个水晶说老子就是fatima你丫快上驾驶仓。

roy一脑袋问号,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结果jason作fatima好用得一批,二人靠台量产机一战成名,声震星团罪恶网络。

——————————

工厂生产还半路出意外没有在培养槽里待够时间,一开始连自己的水晶都没有,被捡回骑士家庭但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名家制的芙罗瑞斯级Dick。明明不是自己干的却还是会因为没有完整的精神控制装置被自己喜欢的骑士爸爸怀疑杀了人。以为是去见自己的制作者结果被害死。这样的一生之后从池水里醒过来。

被大种姓的大家当小朋友和爱徒同伴关爱教导着,但没有一个是自己的master。回哥谭复仇,精神超不稳定差点把家里新来的的小骑士tim害死,还被最想被保护的骑士割了喉咙。已经是完全不能回家的状态,假装骑士到处乱走。有意气相投的小伙伴和家人一样的氪星人、很有好感的骑士小姐姐但没有一个是master。

经历过各种各样要命的事情之后一次战斗结束突然被临时合作的tim说“你愿意做我的同伴吗”,于是心跳得和遇见master一样快。实际上根本就是真的遇见了master嘛。愣在MH头部的fatima室里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时候tim已经从MH胸口的驾驶舱里出来,在fatima室外面扣扣扣地敲玻璃了。

身高差需要fatima稍微低头才能得体地进行关系确认,听见“你是我的同伴”的时候身体在发抖,连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开心还是害怕。

【呐喊!!!】

是被刀鱼太太的利刃伤害之后的激情狗设定。

骑士fatima这种具有一生绑定、从属关系、亚种族物化和精神适配设定元素的au为什么会冷成这样啊啊啊啊——!

世界应该拥有骑士fatimaAU!
世界配得上这个1551!

刀鱼:“朋友吃刀吗”
菇“不,不要”
刀鱼:(塞)

再次实名举报刀鱼精非法喂食刀子
我这个菇已经千疮百孔
只有老法外肉能救菇一命
而刀鱼还不给我看
(趴地大哭)

实名举报刀子建国后成精(抹泪)
@鱼 请大家多给她鼓励让她忙于翻译无心写刀(抹泪)